Language
  • x
  • 汉德观点 | 盲盒可以,但不能盲心
    2020-11-13

    盲盒可以,但不能盲心



    闻讯中国首例盲盒著作权侵权一审判决出炉,一时兴奋。因为自从POP MART推出了盲盒这种新的销售方式后,盲盒的概念早就植入了手办爱好者的心中。盲盒也从概念,进入到社会流行语,成为一个文化符号。

    所谓盲盒就是盒子里面的商品是不确定的,可能是某一系列手办的A款也可能是B款,对于买家来说此种方式则产生了消费的好奇心。盲盒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它是一个有美学包装的真实的物理盒子。而这个美学包装则通常是由各种图案、文字、线条等组成的画面,即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是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对象。这么一说,盲盒虽新但盲盒的法律概念和侵权的司法认定并不新。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案例的事实部分,再来点评重庆自贸区法院的一审判决的大BUG

     

    • 事实回顾:

    原告在电商平台销售盲盒产品,包装盒的正面设计为黑色白边的“盲の箱”文字占据上中部位置,“の”右上方还有竖行红色条框,框内有黑色“高山谨制”字样。上述文字组合下方有个黑底白边向左倾斜的问号,“问号”符号的右下部带有日文,“问号”符号的四周均围绕有呈“放射型”的黑色线条,底部有“TRY HOW LUCKY YOU ARE!”字样。包装盒背面设计为黑色白边的“盲の箱”文字占据上部位置,“の”右上方还有竖行红色条框,框内有黑色“高山谨制”字样。“盲の箱”文字的下方为三排黑字的日文。文字下方为一个大圆盘,圆盘的边缘一圈为白色,圆盘中部有白色圆圈,圆圈内有一个黑底白边的“问号”符号,圆盘被黑色虚线分割成若干等份,每一若干等份中间均带有黑色文字,圆盘外边缘的右上部为带有不规则锯齿状的白色底框,底框内有黑色汉字和红色阿拉伯数字“6”。圆盘下方还有几排文字。

     

    被告是一家经营地址位于小学旁边的个体工商户,被告销售的“盲箱超级豪华组合”商品外包装与原告申请著作权登记的作品极其相似。经比对,著作权登记证书所附图样与涉案产品均为竖行长方体包装盒,正面背面的上方均使用了与涉案作品相同的盲箱文字;不同之处在于,涉案产品外包装正面左上角有“开心乐”字样,涉案作品没有;涉案产品侧面的产品信息栏显示有“魔王文创”字样,涉案作品没有。故原告以被告侵害其美术作品著作权为由起诉至法院。

     

    • 法律保护的盲盒的包装,不是里面的商品。

    盲盒的包装符合著作权法作品定义:具有独创性与可复制性的文学艺术作品,如前所说就是美术作品,并且原告还办理著作权登记。涉嫌侵权的盲盒包装与正版包装长得几乎一样,且只有少许地方不同。被告没有举证自己盲盒的包装先于原告作品创作发表或有其他合法来源。在构成实质性相似的侵权下,认定侵权是没有问题的。

     

    • 侵了什么权?

    盲盒的外包装通常是纸质或塑料,被告的销售行为必然涉及到著作权之复制权,但复制未必等于销售,与销售概念基本相同的权利概念则是发行权。发行权必然包括了复制权。被告的销售行为落入原告著作权发行权。从原告的公证购买与使用清洁后的手机进行取证可以看出操办人具有严谨和丰富的取证经验,在这一点上没有毛病。毛病出在了法院的判决中。

     

    • 盲心:

    作为权利人提出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赔偿合理支出是正常的诉讼请求。在市场经济中,任何侵权都有其利益的动机与目的。任何维权也有其利益的动机和目的,两者皆为利益本无可厚非。当然,法院的判决也是调整市场经济疾病的一种方式,好的判决实质上是帮助交易进入正常秩序的有利武器。但在重庆自贸区法院一审判决中,竟然没有支持赔偿经济损失,仅仅支持了停止侵权和赔偿合理支出。
    这样的蜻蜓点水似的判决毫无司法的庄重与威严,也无法起到制止此类侵权的指引性,社会效果很差。如此低成本的经济代价,只会助长侵权大肆蔓延,也与正在修订的著作权法增加惩罚性赔偿的立法精神严重不符。不得不说,北上广深的法院在这点上做的比其他地区强太多。真诚希望这种“”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判决书,少出一点。这样的判决书来匹配中国首例盲盒判决,说实话真让人唏嘘,有一种呵呵的感觉....
    (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本文介绍、评论以及说明某问题)

    汉德律师事务所

    联系方式

    电子邮件:sunhaitian@harold.world

    1603958735402809.jpg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http://www.harold.world
    010-64680330
    北京市朝阳区琨莎中心3座507
    sunhaitian@harold.world
    ©Harold Law Firm 2020京ICP备2000713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