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 x
  • Harold业绩 | 明道懂术 | 汉德胜诉快手
    2020-10-20

    Harold业绩&经典案例 | 汉德代理北京肆意针对快手平台进行音乐著作权维权胜诉


    1603958681836555.jpg

    音乐作品《我愿意平凡的陪在你身旁》的录音制作者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和表演者权受到侵害,我所孙海天律师代理音乐作品权利人北京肆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将快手公司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近日收到了胜诉判决书,现进行案例分享和观点展示。


    • 第一本案起诉的事实和理由:

    原告北京肆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享有歌曲《我愿意平凡的陪在你身旁》(简称涉案歌曲)的录音制作者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和表演者权。


    被告快手科技公司未经原告许可,以营利为目的,在其经营的快手APP中提供涉案歌曲全部版本,供用户在线播放并拍摄短视频,拍摄过程中用户可对选择的歌曲任意剪裁、变速。用户录制短视频上传后,粉丝可在线观看、点赞、分享、评论、下载到本地,一起拍同框、拍同款、收藏等。此外,快手APP还为其用户提供了作品推广服务,供用户付费推广自身或他人作品, 由此提升作品的曝光量、点击量,增加粉丝,谋取巨大商业利益。


    截至2019年8月8日,在快手APP上使用涉案歌曲制作形成的侵权短视频数量已超过40万个,其中使用吉他版原版录音作品数量已超过36.5万个,使用DJ版录音作品数量超过5万个,总播放量难以估计。上述侵权短视频为被告谋取了巨大商业利益。


    • 第二法院关于各项侵权构成的论证: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

    侵害表演者表演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系指未经表演者许可,通过信息网络提供其表演,即通过上传到网络服务器、设置共享文件或者利用文件分享软件等方式,将表演者的表演置于信息网络中,使公众能够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下载、浏览或者其他方式获得其表演。


    本案中肆意文化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快手APP曲库中存在案外人王子琦(王七七)对涉案歌曲吉他版的表演,可播放、可在录制短视频时使用,用户在使用时可对涉案歌曲剪裁、变速,已经尽到了证明快手科技公司提供了涉案歌曲表演者的表演的初步举证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

    “权利人有初步证据证明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了表演者的表演,但网络服务提供者能够证明其仅提供网络服务且无过错的,不应认定为构成侵权。”


    据此,网络服务提供者应承担其行为仅提供网络服务且无过错的举证责任。本案中,快手科技公司辩称其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由于快手APP曲库中的涉案歌曲吉他版没有明显的用户名等标记,快手科技公司亦未向本院提供曲库中涉案歌曲吉他版的上传者信息,本院难以认定曲库中的涉案歌曲吉他版系由网络用户上传。


    因此,对于快手APP曲库中存在的涉案歌曲吉他版,快手科技公司提出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的抗辩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快手科技公司未经授权在其经营的快手APP曲库中提供涉案歌曲吉他版表演的行为直接侵害了肆意文化公司涉案歌曲表演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侵权责任。

    鉴于快手科技公司已删除涉案歌曲,肆意文化公司仅主张赔偿损失,本院对此不持异议。


    (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所谓侵害录音制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系指未经录音制作者许可,通过信息网络提供其享有权利的录音制品,即通过上传到网络服务器、设置共享文件或者利用文件分享软件等方式,将其录音制品置于信息网络中,使公众能够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以下载、浏览或者其他方式获得该录音制品。


    本案中,从肆意文化公司提供的证据来看,快手APP曲库中署名为“王七七”演唱的涉案歌曲的表演者、词、曲、宣传照片等信息与非卖品《我愿意平凡的陪在你身旁》CD中的涉案歌曲吉他版相同,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本院认定该音源来源于肆意文化公司主张权利的录音制品


    肆意文化公司提供的证据还显示,在快手APP曲库中,“王七七”演唱的涉案歌曲吉他版可播放、可供网络用户在录制短视频时使用,已经尽到了证明快手科技公司提供了涉案歌曲吉他版录音制品的初步举证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原告有初步证据证明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了相关录音制品,但网络服务提供者能够证明其仅提供网络服务,且无过错的,人民法院不应认定为构成侵权。


    快手科技公司主张其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由于快手APP曲库中的涉案歌曲吉他版没有明显的用户名等标记,快手科技公司亦未向本院提供曲库中涉案歌曲吉他版的上传者信息,本院难以认定曲库中的涉案歌曲吉他版由网络用户上传。


    因此,对于快手APP曲库中存在的涉案歌曲吉他版,快手科技公司提出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的抗辩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快手科技公司未经授权在其经营的快手APP上提供“王七七”演唱的涉案歌曲吉他版录音制品的行为直接侵害了肆意文化公司享有的录音制作者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侵权责任。鉴于快手科技公司已删除上述录音制品,肆意文化公司仅主张赔偿损失,本院对此不持异议。


    (3)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系指未经权利人许可,通过信息网络提供权利人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作品的行为,即通过上传到网络服务器、设臵共享文件或者利用文件分享软件等方式,将权利人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作品臵于信息网络中使公众能够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以下载、浏览或者其他方式获得作品。


    本案中,肆意文化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快手APP曲库中存在涉案歌曲吉他版,可播放、可在录制短视频时使用,用户在使用时可对涉案歌曲剪裁、变速,且存在网络用户翻唱涉案歌曲的短视频,已经尽到了证明快手科技公司在其经营的快手APP中提供了涉案歌曲的初步举证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原告有初步证据证明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了相关作品,但网络服务提供者能够证明其仅提供网络服务,且无过错的,人民法院不应认定为构成侵权。


    据此,快手科技公司如若主张其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由于快手APP曲库中的涉案歌曲没有明显的用户名等标记,快手科技公司亦未向本院提供曲库中涉案歌曲的上传者信息,本院难以认定曲库中的涉案歌曲由网络用户上传

    因此,对于快手APP曲库中存在的涉案歌曲,快手科技公司提出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的抗辩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快手科技公司未经授权在其经营的快手APP曲库中提供涉案歌曲的行为直接侵害了肆意文化公司对涉案歌曲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侵权责任。鉴于快手科技公司已删除上述作品,肆意文化公司仅主张赔偿损失,本院对此不持异议。


    此外,肆意文化公司还主张:

    对于快手APP中存在用户名为“法图麦”“初蕾蕾”“兔子很努力”“樊星灿”的 4名用户翻唱涉案歌曲并录制、上传短视频的行为,快手科技公司构成帮助侵权。


    对此,本院认为,快手科技公司向本院提交了“法图麦”“初蕾蕾”“兔子很努力”“樊星灿”等用户的身份信息,可以认定相关短视频确系网络用户上传。


    但是,考虑到快手科技公司存在在快手APP曲库中提供涉案歌曲吉他版的直接侵权行为,再结合快手APP的音乐使用模式,其应当能够合理地认识到网络用户会使用其上传的涉案歌曲吉他版录制并上传短视频,且这些短视频又可被其他用户点赞、使用、下载等,导致涉案歌曲传播范围的进一步扩大。


    在此情况下,快手科技公司应当具有更高的注意义务,但其未采取必要措施加以预防,主观上具有过错,因此,对于“兔子很努力”“樊星灿”“初蕾蕾”三名用户翻唱涉案歌曲吉他版并录制、上传短视频的行为,本院认定快手科技公司构成帮助侵权,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而对于肆意文化公司主张的“法图麦”翻唱涉案歌曲DJ版和正式版并录制、上传短视频的行为,考虑到肆意文化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快手科技公司对该网络用户实施了教唆或帮助行为,且快手科技公司在收到本案起诉状后立即删除了相关短视频,已履行“通知-删除”义务,本院对肆意文化公司基于快手APP中存在由“法图麦”发布的翻唱涉案歌曲相关的短视频而认为快手科技公司构成侵权的主张,不予支持。


    • 第三,判决结果:

    (1)被告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北京肆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经济损失。   

    (2)由被告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负担案件受理费


    • 第四,对短视频平台音乐侵权类型案件的思考:
     过去的三年,国内短视频平台历经了井喷式的发展,凝聚了巨大的商业价值。可是,任何事物发展到一定的规模,规范问题就显现出来。
    短视频这种内容模式属于图片、文字、音乐等多种表现方式的组合,这意味着取得这些作品的授权将会成为平台最头疼的问题。
    在国内短视频产业发展初期,可以说几乎没有短视频平台意识到取得音乐授权的重要性,直到所谓“国内短视频领域侵权第一案”--VFine平台起诉著名网红“papi酱”的公司Papitube旗下账号“Bigger研究所”侵权使用Lullatone原创音乐一案的出现,才给不少从业者敲响了警钟。
    感受到紧张的不止是平台方,短视频创作者、MCN公司甚至投放广告的公司都开始发觉这件事情并不简单。一旦短视频内的音乐被认定为侵权,短视频创作者、运营团队以及所属MCN公司应当共同承担法律责任。
    至于在短视频内投放广告的公司,若视频资料由该公司提供或者短视频中的侵权音乐由该公司指定使用,那么该投放广告的公司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 为了防止因使用未获授权音乐而造成的损失,以上各责任主体都需要提高重视、主动预防和解决:


    (1)短视频创作者及运营团队、MCN公司都需要在每一条短视频的创作阶段、发表阶段对其中将会出现的每一首(大部分情况下是一首)音乐进行权属审查,如果遇到未获授权音乐或者权属不明的音乐,就立即进行替换或者寻求权利人授权;


    (2)希望以短视频形式进行商业宣传的公司,如果要干涉短视频的实质内容创作,如指定该短视频使用某一首或几首音乐或者直接提供视频资料进行发表的,同样需要对音乐权属进行审查和注意,如果遇到未获授权音乐或者权属不明的音乐,则解决方法和(1)中相同;


    (3)对于平台方来说提供和使用未获授权音乐或者权属状况不明的音乐风险系数更高、解决方法也更加复杂。


    一般来说,主流的应对方式有:在和用户签订协议时对知识产权条款进行相应的调整、一次性集中地向版权公司购买大量授权、建立平台的授权音乐使用库等,但是目前来说,无论使用何种方式进行应对,都还无法完全解决问题。


    这需要平台方花更多的精力、更加谨慎地对待平台内上传的短视频的音乐内容,以积极主动的态度防止音乐侵权的发生。


    结语



    可能会有很多短视频从业者对版权方的维权行为颇有微词,好像这是他们在“找事、挑刺”。虽然需要承认,很多音乐确实通过短视频的大量使用和传播获得了比原来更大的知名度,但是这并不妨碍作品权利人使用各种手段维护自己应有的著作权利、得到应得的利益。


    些音乐创作者也是短视频产业、短视频公司能够持续发展、持续输出优质作品的源动力。如果说一个音乐人一年只能获得1万元的版税,而使用他歌曲在短视频平台发布内容的一个用户却能一次获利几十万,这样的落差和对比如何让音乐人有动力继续投入创作
        所以,我们希望有更多的音乐创作者、著作权人能够果断地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合法的权利做出努力。

    我们相信,汉德和快手平台的这个案件,不止是我们的胜利,更是音乐著作权人这个集体的胜利,它能成为一种信号,为短视频行业的知识产权规范发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本文介绍、评论以及说明某问题)

    1601190510156723.jpg




    汉德律师事务所

    联系方式

    电子邮件:sunhaitian@harold.world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http://www.harold.world
    010-64680330
    北京市朝阳区琨莎中心3座507
    sunhaitian@harold.world
    ©Harold Law Firm 2020京ICP备2000713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