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 x

  • 张岭与北京摩登天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纪合同纠纷

    [(2018)京 0105 民初 20128 号]

    [(2019)京 03 民终 5783 号]

    诉争标的金额:50.25

    e850352ac65c103803ddf2e9ba119313b07e897d.jpg

    微信图片_20201119162439.png

    张岭与摩登天空的爱恨情仇

    孙海天

     

     20194月,张岭与北京摩登天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摩登天空)之间的纠纷终于尘埃落定。音乐人与其经纪公司互说永别,双方的恩怨也可以告一段落了。

     

    谁是摩登天空?

    喜欢户外摇滚演出的年轻人都知道草莓音乐节,这个颇有知名度的音乐节主办方就是摩登天空。摩登天空早年是做摇滚和流行音乐乐队唱片制作与发行的,后来逐步进入演出市场并做出一个有一定影响力的草莓音乐节。有音乐节的地方自然不能离开各种音乐流派的艺术家。那么,摩登天空必然要与艺术家形成各种的合作。单场演出、多场演出或独家买断艺术家演出经纪。

     

    何为独家买断艺术家演出经纪?

    摩登天空与艺术家签订一纸合同约定,在某个时间段内艺术家所有的演出都有摩登天空处理,既可以在草莓音乐节演出又可以在摩登天空安排的其他场所演出。艺术家不得在接受其他公司或自行安排任何演出。作为对价,摩登天空一次性将一年的演出费支付给艺术家。换言之,艺术家不用操心市场的问题,先拿到一年演出的钱心里比较踏实,也是对生活的一种保障。摩登天空在对外推荐演出时,就可以把演出费推高,从中赚钱差价。但是,独家经纪也要面临巨大的商业风险,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不能在合同期限内完成约定场次数量的演出安排,而钱早于合同签订后不久支付给了艺术家。那么,这种风险就是摩登天空需要解决的。此类风险完全属于商业风险。因为艺术家独家的资源已经被占有,如果不能安排约定的演出场次不能回收成本的话,就要亏损。假设满足或超越合同约定数量安排了演出,那么就可以获得更多的利润。客观上,签独家买断是需要足够实力作为支撑。没有金刚钻,还是不要揽瓷器活。一旦不能按照合同约定安排艺术家演出的数量,却已经支付了一年演出费。那么,亏损不可避免。

     

    诉讼-对抗

    张岭与摩登天空之间最开始还是甜蜜万分的。2016111日,由于欣赏张岭的才华,摩登天空决定与其签署《艺人独家经纪合同》,与张岭进行签约。双方约定,摩登天空成为张岭的独家经济人,为其每年安排至少10场演出活动,并每年预付保底10场演出收入47.25万元,张岭则需要按照摩登天空的安排进行表演。同时,双方还就违约进行了约定,如未经摩登天空同意或安排,张岭擅自从事本协议规定范围内的活动,以及委托第三人从事本协议经纪下活动等情形,张岭因此获得的收益均无偿归经纪公司所有;收益如低于10万元,则按10万元计算;张岭因此获得的收益难以查明的或者张岭拒绝提供其因此获得收益的真实全面情况的,经纪公司有权要求给予10万元的赔偿。如发生法律纠纷,败诉方承担胜诉方的诉讼费用,以及其他因诉讼发生的费用(包括合理的律师费)。

     

    20161114日,摩登天空公司支付张岭第一年度保底演出收入47.25万元。该收入包括14个月。2016111日至201811日期间,摩登天空公司为张岭安排由摩登天空公司自行主办的演出共计3场。2018年开始,摩登天空未向张岭支付第二年的演出收入。之后,张岭在摩登天空未支付第二年保底演出收入的情况下,私自参加2018520日“扬州自在岛诗家歌”演出活动及2018531日“摇滚的传承六一青春歌会”。双方合作关系名存实亡,作为张岭的代理律师。本人代为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起诉摩登天空,要求摩登天空支付第二年保底费47.25万以及利息、律师费。摩登天空在诉讼中提起反诉,要求解除合同、支付违约金10万。

     

     

    焦点解析:

     

    摩登天空有无解约权

    其主要争议焦点是张岭的违约行为是否导致合同解除。本案中,由于张岭在合同尚在的时候,私自参与演出活动,违反了合同约定,构成违约。但该违约行为并不意味着摩登天空便因此享有了合同解除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然而,在本案中,一张岭没有不履行义务,毕竟安排演出的义务不属于他本人,且其私自演出是在公司违约未进行付款之后;二合同中没规定私自演出可以让经纪公司享有合同解除权;三张岭的演出义务并不会因张岭的私自演出行为而导致无法实现。因此,尽管张岭存在私自演出的违约行为,但摩登天空并未因此而天然地享有解除合同的权利。

     

     

    海天观点:诉讼实践中,法院认定享有解约权的一方通常能够较大程度的胜诉。如果得不到解约权,其他诉讼请求从大概率上得不到法院的支持。先有严重过错的一方是很难获得解约权的。本案摩登天空在先严重违约且合同无约定的情况下,反诉解约未果实属意料之中。很多人可能天然地以为对方违约以后,自己就可以享有了合同解除权了。但是,刨除掉法定的合同解除的情形,即上面所述的五种外,对方违约并不会直接导致合同解除。只要合同中没明确说明违反合同能让自己享有解除合同的权利,自己就不能以此为由解除合同,合同的义务仍需要承担。

     

     

    张岭诉讼请求是否应该得到支持

    《艺人独家经纪合同》约定摩登天空公司应在每年度开始起15个工作日内全额支付该年度预付保底场次演出收入,摩登天空公司逾期未付构成违约,故张岭有权要求摩登天空公司支付第二年度保底收入并赔偿利息损失47.25万元。同时,足额安排演出场次系摩登天空公司的义务,现摩登天空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未能足额安排演出场次系因张岭一方原因,因此,张岭就此事无过错,不存在违约。

     

    海天观点:

    按时间付款是绝对条款,不履行非常容易界定违约方与违约责任,这是铁打不动规则。按照合同处理,摩登天空理应支付保底演出费、律师费。

     

    对在先违约的抗辩权的具体形式:

    一审法院认定张岭擅自演出是违约,判令支付给摩登天空10万元。对此,我表示质疑且由于张岭放弃了上诉,此问题没有得到司法解释。在一方严重违约的情况下,即摩登天空已经不支付保底演出费情况下,艺术家面临生存危机。而且双方诉讼周期冗长,如果不允许艺术家演出,那么无异于断了生路。摩登天空的代理人表示抗辩权的行使是:张岭什么都不做,等官司打完再做。难道抗辩权真的是这个样子吗?

     

    海天观点:

    遵守法律不能让人饿死,我个人认为张岭虽然是私自演出但由于摩登天空没有支付保底费,此等演出行为完全是为了保持生计和最低限度的市场曝光,不应当被认定违约更为适宜。除了拒绝给摩登天空进行表演是抗辩权的一种表现形式,为了生计,法律应当允许适度接演出进行自力救济。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http://www.harold.world
    010-64680330
    北京市朝阳区琨莎中心3座507
    sunhaitian@harold.world
    ©Harold Law Firm 2020京ICP备2000713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