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 x

  • “麦唱app”侵害歌曲录音制作者权纠纷


    [(2018)沪 0104 民初 271 号]

    [(2019)沪 73 民终 13 号]

    诉争标的金额:251,000 元

    微信图片_20201119160921.png

    基本案情:

      我方代理北京东乐影音文化有限公司。北京东乐影音文化有限公司出品了十七张专辑,是这些专辑的录音制作者,享有录音制作者权。被告上海移云公司开发了麦唱 APP, 该 APP 是一款互联网 KTV 软件。该软件有这十七张专辑的的伴奏带,供用户使用K 歌。在一审中,被告主要的抗辩理由是原告没有拿出词曲作者许可的文件,仅凭专辑封底的圈 P 署名不应该被认定为录音制作者,无权提起诉讼;伴奏带与原版录音根本不同,这是两个不同的载体。原告即使享有原版录音的权利,也不享有伴奏带的权利;原告公证书取证的软件可能不是被告经营的软件,索赔标准过高;由用户上传等理由。被告的代理律师也在知识产权及竞争法领域的新锐,原被告双方进行了多轮激烈的对抗。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支持了原告的大部分诉讼请求。后,在二审期间双方又进行了激烈对抗,上海移云公司以一审管辖处理有误为由,有进行了程序性的抗辩。最终,上海市知识产权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案例代表性: 

      在互联网娱乐 APP 风起云涌的时代,抖音、快手、唱吧、全民 K 歌,你方唱罢我方登场。新的商业模式必然需要引发新的知识产权问题。是否适用于避风港 规则是一个前提判断,这就先要分析麦唱 APP 的商业模式。通过使用这个软件发现:涉案歌曲都是由被告自己上传,即排除了用户上传的可能以及排除了审查义 务,直接进入到被告有无合法授权来源的审查这一关。除此之外,被告经查从权属方面进行抗辩,主要会提高权属证明的标准、否认署名的关联性、否认正版出 版物等理由。

      在侵权环节上,被告则会刻意回避上传的时间以及点击数量、获利 情况等因素,这就需要原告律师在取证的时候要保留完整,给法院自由裁量赔偿 金额时更多的支撑理由。本案判决明确了伴奏带也是录音制作者权利的规则,再次证明了最高院关于著作权司法解释对于音像制品署名来确定邻接权利人的审判规则的适用性。 该案件并无其他参与者,这个案件是法院判决,可以公开检索。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http://www.harold.world
    010-64680330
    北京市朝阳区琨莎中心3座507
    sunhaitian@harold.world
    ©Harold Law Firm 2020京ICP备2000713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