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 x
  • 《五环之歌》案| 岳云鹏、贝壳找房侵害作品改编权纠纷 【已再审】


    (2018)京 0108 民初 34914 号

    诉争标的金额:700,000 元

    timg (4).jpg

       孙海天律师作为代理律师全程代理本案一审、二审及再审。参与了前期的案件调查了解、证据取证、证据组织与法律分析、 参与了一审的庭审活动。现在该案已经历再审。


    案情简述:

      《牡丹之歌》是一首经典老歌, 由乔羽作词、唐诃、吕远作曲,蒋大为演唱的歌曲。贝壳公司是房地产中介公司,聘请岳云鹏为其链家网做广告。岳云鹏早先改编《牡丹之歌》形成的《五环之歌》获得了很大的名利好处。这次贝壳公司也是因为岳云鹏的《五环之歌》的知名度才找他来表演。在广告中,岳云鹏分别表演上海版外环之歌和北京版三环之歌,旋律都来自《牡丹之歌》,只是歌词进行了重新创作。

      北京众得公司从乔羽处获得了歌曲著作权共有权的授权,主张停止侵权与赔偿经济损失。在一审程序中, 法院没有依职权追加必要共同诉讼人,即曲作者作为进入诉讼。在裁决中认定了 《牡丹之歌》是合作作品,但不论述《牡丹之歌》歌曲的著作权,反而比对《牡丹之歌》歌词与《五环之歌》的歌词是否相同或相似,最终以北京众得公司单独主张侵权不合法理为由,驳回全部诉讼请求。连停止侵权都没有支持。作为代理律师在庭审中明确表示了歌曲改编的比对方法以及北京众得有权就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独立主张,因为这是共同著作权人的基本救济方式。在《五环之歌》不侵权的结论下,此时法院判决已经对音乐行业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为一个歌曲不可以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而是要区分成词和曲,这与歌曲整体著作权背道而驰。在一审结束后,北京众得未上诉,最终提出再审。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经正式受理此案,此案的审判结果将对于音乐行业改编权的比对方法、侵权认定以及侵权责任承担起到风向标的作用。


    案例代表性:

      一首歌曲有不同的作者合作完成,这是常态。即作词作曲由不同的人来完成,最终形成一个歌曲,那么这首歌曲就是合作作品,歌曲有独立的著作权。词和曲可以分割使用,也不影响合作作品这个大前提。两首歌曲之间是否存在改编的关系,应该对两首歌曲进行整体比对。判断后一个作品是否侵害了前一个作品的改编权。

      例如:将《牡丹之歌》与《五环之歌》进行比对,则可以通过播放的形式 来展现。通过耳朵聆听,很容易发现《五环之歌》的曲的旋律与《牡丹之歌》完全一样,只是歌词改变了。

      由原来的对牡丹的赞美改变为北京交通的抱怨。歌词的内容的改变使得一首歌曲的文学内涵发生改变,这完全符合作品著作权改编权控制的范畴。歌曲的比对显然不是单拎出来词或曲来比对,这种以可分割作品来 混淆歌曲比对方法的审理思路,完全是错误的。这种判决将引发歌曲著作权概念的分崩离析与音乐行业的混乱。如果改了歌词,一定要全部著作权人到齐才能胜诉,那么要法院依职权追加必要共同诉讼人有何用呢?程序是保证实体的基石, 程序错误必然造成结果的错误。这个案件的再审结果将影响整个中国音乐行业规则。

      本案件是法院判决,可以公开检索。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http://www.harold.world
    010-64680330
    北京市朝阳区琨莎中心3座507
    sunhaitian@harold.world
    ©Harold Law Firm 2020京ICP备20007131号-1